• “他们是谁?他们如何看待自己的生活?我在中国完成了12,000km的旅行,为了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找了16-30岁的中国人,给他们一张纸,让他们写下什么都可以。然后让他们握着纸,我再把他们拍了下来。”

                                                                                                      ——Adrian Fisk

    不同人,不同的生活,不同的想法,
    这样真实,不带任何偏见的记录。

    选了“Adrian Fisk”关于在中国采访的42人中的十位,点这里查看。

  • 溥仪三岁登极的时候,毛泽东十五岁。
    而拍这个照片是在1962年。
    前段时间去了上海美术馆举办吕厚民的毛泽东影展上,恰巧看到了这张老照片。
    那时候就想起了电影《末代皇帝》里的很多片段。
    照片上面两人耐人寻味的表情,让我看了很久。
    有人称之为'开国元首与末代皇帝'。

    回来查了一下资料,吕厚民曾在1961年至1964年担任毛泽东的随身记者。
    影展上还有许多老照片,不过最吸引我的却是这一张。

  • A pilgrimage has always got a very special meaning for our soul.
    Different for each one.
    Always something never to be forgotten.
    Your steps seem to go into a tale, a nice tale that only you can discover.
    As it is yours.
    As your life itself.

    There is always something special in spreading the wings into the air.

    对我们的灵魂来说,朝圣之旅永远有着极特殊的含义,
    又对每人不同,
    也永远不可忘怀。
    你的步伐带着你去发现了一个故事,美丽的,只属于你的故事。
    那是你的故事,
    你生命的故事。

    向空中展开你的翼,永远,有特殊的获得。

  • 2007-11-03

    苹果 - [摘录>>其他]

    苹果树下”,一直以来我都向很多人推荐过这个网站,做得精致而小巧。
    “苹果”,则定期的更新她的日记,绘画加上一些文字。
    让人感觉到很温暖。

    不过今天的故事有点心酸。


  • 这张充满了动感给人惊喜的感觉。

    ...........

    最后这张是墓地。但是,感觉并不代表悲伤和绝望。
    那些洒下来的光,似乎充满了希望和永恒。似乎是一个不朽的纪念。
    我想到了<唯美主义者的舞蹈>封底:
    "陈丹燕这个人喜欢墓地。去拔草,一边看着那些墓碑,看到一个人出生的日子和去世的日子,中央只隔着短短的一道线。"

  • 2007-04-20

    人的一生 - [摘录>>其他]

    一张比较长的图片,挺有意思的。
  • 2006-12-31

    一首诗 - [摘录>>其他]

    《来生书.序诗》

    如今我只想静静的
    躺在一个人的身边,
    任天上流云的影子
    千年如一日地漂过我们的脸。

    我们爱过又忘记
    像青草生长,钻过我们的指缝,
    淹没我们的身体直到
    它变成尘土、化石和星空。

    落叶沙沙,和我们说话,
    这就是远方春鸟鸣叫,
    就是水流过世界上的家宅,
    人走过旧梦和废诗、落日和断桥。

    走过我们言语的碎屑,
    我们用怨恨消磨掉的长夜;
    唱一些嘶哑走调的歌谣,
    笑一个再也不为谁回旋的笑。

    啊,平原正在扩大,
    一条路在遗忘的地图上延伸,
    我在一夜又一夜的黑暗中化成风,
    化成烛火,烧着我们自己的虚空。

    不要再说那些陌生人的故事了,
    那只是蟋蟀在枕边啃噬。
    不要说前生、今生和日月的恒在,
    砂钟在翻转,翻转荒芜的灵台。

    候鸟在夕光中侧翼,
    一个季节就这样悲伤地来临,
    歌唱完了它又再唱一遍,
    世界消失了它也只能这样。

    然而我只想静静的,
    躺在一个人的身边,
    任天上流云的辉光
    一日如千年的漂过我们的脸。

  • 一位游客坐在坚果树下休息,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南瓜结在一根细藤上。

    游客自作聪明:“如果我来造世界,大南瓜就该长在粗壮结实的大树上,小坚果应该结在细藤上。”

    这时,一枚坚果从树上掉下来,打在他的头上。游客顿悟:“天啊!假如这是我造的世界。此刻,我已死在南瓜树下了!”

    这个世界,看起来不合适的正是最合适的!但太多人不这样认为,所以世界有点儿乱!